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闫西群博客

yanxiqun

 
 
 

日志

 
 
关于我

闫西群(群言),男,农民作家。人生之路坎坷,受过诸多磨难。曾任报刊编辑, 编辑稿件800多万字,发表作品100多万字,作品19次获奖。《黄河柳》、《水漂儿》等作品被评为精品原创,曾100多次在人民网.强国论坛、中国作家网、中华网、台湾新闻报等大型网站首页展示。《一束益母草》、《桑榆十乐谣》等作品被中国大陆及香港、台湾、日本、苏里南共和国等海内外500家报刊、网站刊载。累计点击达4000多万次。其博客被专家教授编入“网易精英博客500强”。邮箱yanxiqunc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第一侠盗“燕子李三”受审记  

2013-03-08 13:26:41|  分类: 历史档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第一侠盗“燕子李三”受审记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当时的中国北方活跃着一位传奇大盗,他行踪不定,每次作案后,为显示自己艺高胆大,还故意戏耍权贵,仿效传奇小说中诸如“花蝴蝶”、“白菊花”等大盗的做法,把一只用白纸叠成的“燕子”插在作案的地方,以表示“此事由爷做”,与外人无关。

这位大盗时不时将劫来的财物分给贫苦人民,堪称当时“第一侠盗”,因为他独特的作案手法,时人尊称其为“燕子李三”。后来因为声明远播,甚至成为华北一带偷盗行业的代名词,民间和官府将各种无头盗案归结到其名号上,同时一些高来高去的飞贼也自夸是燕子李三,便于掩护自己的真实身份。

因此,当一个燕子李三被官府擒杀后,往往在其他地区又出现了自称或被讹传的“李三犯案”,到后来“李三犯案”一词也成了政府公文中代指偷盗案的专有名词,燕子李三在当时的名望之盛、影响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俗话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么一位高来高去、“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先后几次被官府抓住,也都成功脱险,但最终依然没有逃过一劫,接受到法律的公正审判,1936年春天病死在狱中,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偷到“公安局长”家里的大盗

“燕子李三”只是混社会的江湖雅号,其人本名李景华,是当时京东的蓟县人,现在算天津地界,可以算个“老天津人”。小时候和叔父在沧州长大,沧州是个练武的好地方,民间习武风气盛行,他也跟着学了点武艺。

自从开始练武,李景华展现出自己非同常人的天赋,爬墙上树易如反掌,一身轻功非一般人所能比。由于家境贫寒,及其年纪稍长便开始四处偷盗,从开始的小偷小摸,成功多次后胆子也大了起来,专门选择河北、河南等地的豪门大户,毕竟有钱人油水多嘛,干一票顶的上以前干十几票。

偷着偷着,在1925年的时候偷到了白坚武家。白坚武是李大钊的同学,吴佩孚的幕僚,当时担任着洛阳警备司令,相当于现在洛阳的公安局局长兼军分区司令。偷到警察局长家里,李景华在民国数得着的大盗中,也算是头一号了。[1]

虽然成功脱身,却遭到了警方通缉,李景华当时也正好避避风头,停职深造一下,于是隐姓埋名上了五台山,师从五台山来的法慧。法慧是个武功高强的和尚,更懂得因人施教,根据李鸿的特长,教了他在水上跳跃而行的功夫。

学到武功的李景华轻功更上一层楼,自以为武功高强,北上京津地区作案,偷盗的目标越来越大:临时执政段祺瑞家、执政秘书长梁鸿志、爱新觉罗瑞仲家、国务总理潘复家、大军阀张宗昌家……其中偷盗张宗昌的事迹更是被当时的说书先生编成评书《智取血丝玉蟾蜍》传的活灵活现,当时的百姓对这么一位经常让军阀大佬灰头土面的大盗喜闻乐见,将大刀王五、神拳霍元甲、燕子李三并称的“幽燕三侠”。

当时的报纸也报道过他劫富济贫的义举,有一次他去游城隍庙,看见老百姓个个衣衫褴褛,面有菜色,一时不忍,便将身上偷来的几千银元施舍给老百姓,每人一至两元不等,让百姓排队领取。[2]

关在牢里一样能作案

李景华作案很少失手,他前后被抓了好几次,都是因为他销赃与消费时不谨慎而被缉拿归案——李景华是小偷,没有家,大家都知道小偷大多有点恶习,比如嫖啊赌之类的,李景华也是如此,钱财一到手就大肆挥霍,消费习惯就非常不符合他的身份,毕竟一幅“穷鬼”打扮却出手阔绰,自然容易引起怀疑,然后被警方锁定目标然后抓获。即便如此每次他都能从监狱逃脱,甚至在狱中都能“兴风作浪”。[3]

当时京津地区的警探十分费解,燕子李三明明前两天刚关在牢里,城里依然会有与燕子李三盗窃手法一模一样的大案发生。所以为了防范李景华逃出监狱作案,每次有案情发生,警察局长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狱中看看燕子李三是否还在。但每次的结果都不出乎意料,燕子李三在狱中乖乖躺着呢。

而其他地区也总是有“燕子李三”作案,令警方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实事情的真相很简单,1934年春季李景华被捕入狱,先被关押在河北第一监狱,不久被押解回北平地方法院看守所,以后又被关押进北平感化所。由于“燕子李三”名声在外,不仅囚徒们都想结识这位了不起的英雄,就连狱卒也十分仰慕他,愿意为他效力。

甚至连“牢头”,也就是感化所巡官史海山对李景华也是好吃好喝供着,后来,两人竟结为拜把兄弟。最后,史海山和狱卒们与李景华达成协议:晚上他们把李景华放出去作案,李景华则信守诺言,作案后及时返回感化所,作案所得赃款赃物,李景华与史海山等人平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李景华、史海山二人一直合作愉快,也正是因此,仅两个月的时间,他就接连作案十几起,屡屡上演监狱内李景华服刑,监狱外李三犯案依旧的奇观。

而其他地方的“燕子李三”,是因为前文所说的,一些高来高去的飞贼也自夸是燕子李三,便于掩护自己的真实身份。像李景华这样,当贼当到“官差”也巴结的份上,虽然史海山也是因为有利可图,但李景华此举可谓是开一代大盗风范的先河。

行为属“盗窃”还是“强盗”?

直到1934年发生的一件偷窃案,华北警方当局才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这也是李景华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作案。

19348月的一天晚上,西单哈尔飞剧场散戏后,李景华尾随乘豪华包月车回家的丽华绸缎经理潘国英,混入其住所。他先藏在车房内,待到午夜,见潘国英和家人酣然入睡,便进入藏贵重物品的东偏房,得手后即回狱中,把一些赃物送给史海山等人。

当时,丽华绸缎庄是个大买卖,有钱有势。潘家发现失窃后,立即报了案,并和有关的店铺打了招呼。有一天,史海山把李景华给他的一件毛背心拿去洗染。当史海山将赃物送至洗染房时,洗染房掌柜立即通报潘国英,经查确系丢失物品。侦缉队将史海山和其他一些接受赃物的人抓了去,在前门外鹞儿胡同的警厅里严加审问。

李景华知道后,当天晚上就穿着夜行衣,潜出监狱,来到鹞儿胡同,爬到警厅房顶上偷听审讯。无奈时间一长,烟瘾发作,要知道这烟瘾发了不得了,就跟羊癫疯一样抽搐。当时李景华痛苦难耐,只好划火吸毒,偏偏被一警察发现,一时当地警方全员出动,在重重包围之下,李景华只好束手就擒。[4]

19351月,北平地方法院审理李景华盗窃案。李景华虽脸色惨白,但神情镇定,还以江湖规矩向在场旁听者拱一拱手,他对偷窃供认不讳。而这时法庭上交锋的核心凸显出来,也就是李景华的行为到底算是盗窃罪还是强盗罪呢?

“盗窃”和“强盗”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判刑上却是天壤之别。被认定为盗窃罪的话,李景华最高也就判个八年有期徒刑就完事了,可强盗罪不然,判个十几年是小意思,严重的话死刑也是有可能的,两者的都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侵犯他人财产的行为,但其定罪量刑的重要区分点就是过程中是否有暴力行为。

潘国英当时对李景华颇有怨气,自然希望法院对李景华重罪加身,一口咬定李景华行窃时不仅偷了潘家的赃物,而且还用枪对潘家的仆人进行恫吓,有暴力行为。李景华当场申辩:“诸位老哥们听着,我燕子李景华虽然偷窃,但绝没有使用暴力。好汉做事好汉当,我做过的事我认了,但我没做的事,我是绝不能认的。”[5]

但是当时法官对此置若罔闻,在潘家的运作下,庭审结果认定李景华犯“强盗罪”,从重判处李景华12年有期徒刑。为防李景华逃跑,还给他戴了一种残酷的刑具“木狗子”。“木狗子”是旧时木制刑具的一种,装于犯人两腿间,使两腿不得自由伸缩离合,此刑具戴上三年,双腿就会残废。

命运尾声的最后幸福

戴着“木狗子”的李景华在狱中已经生活不能自理,好在还有人愿意照顾他、陪伴他,这个人就是李景华的妻子刘氏。

李景华和刘氏是在“燕子李三”肆虐京城的两个月间认识的,刘氏是一个寡妇,还带着两个孩子,在当时的社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养活自己已是不易,更何况还有两个孩子呢?

生活总是如此有趣,让两个命途多舛的人在风景如画的北海公园相遇,类似的苦难让他们暂时忘却了各自的艰难,在一种类似于“虚幻”的世界中过着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彼此留下深刻的印象。为了照顾刘氏和她的幼子,李景华偷窃的次数增多了,刘氏的日子好过多了,她抛弃了所有的顾忌,跟定了李景华。在李景华被判了重刑之后,刘氏也无怨无悔。她不管别人的闲话,在燕子李三最艰苦的时候,经常去狱中探望他,照顾她,并毅然跟他结婚。此事成为当时的一大奇事。

李景华对一审判决很不服气,决定上诉河北高等法院。由于此案影响较大,河北高等法院接受了李景华的上诉要求。然而,律师界没有人愿意为李景华辩护。最后,河北高等法院指定由义务劳动法律委员会会长蔡礼作为李景华的辩护律师。他仔细查阅此案的卷宗并多次到看守所与李景华面谈。李景华对蔡礼十分信任,有问必答。

庭审开始后,蔡礼从两个方面提出李景华的减刑理由:第一,李景华作案并无强暴行为,不应以‘强盗罪’判处。他只是一小偷,就算是一个闻名遐迩的大盗,按民国法律,即使从重,判12年显然过重,与法律条文不合。因此提出应给李景华减刑,判处8年徒刑足矣。第二,“木狗子”是一种很不人道的刑具,早应彻底废除,给李景华上这一刑具与现行法律的基本精神抵触,请求撤销。[6]

法官听取意见后决定改日再审,李景华对蔡礼的辩护十分感激,曾写公开信登载在当时的报纸上称颂蔡礼的义举。然而,由于“木狗子”的折磨,加之“毒瘾”发作,造成肺痨严重,李景华未能等到重新判决,便于1936年年初病逝,时年40岁。

李景华死后,死后,看守所通知他的妻子刘氏认领丈夫的尸首时,她并没有去。至于为什么刘氏在李景华死前对他照顾有加,而死后却不去收拾,原因在近一个世纪之后的今天已经难以言明。李景华的尸体被看守所葬在义地里,并立了一块石碑,上书“李景华墓”,一代大盗就此终局,可悲可叹,可歌可泣。

“燕子李三”的品牌效应

现在有关“燕子李三”的资料纷繁复杂,原因就是之前提到的,“燕子李三”可谓是当时代指盗贼的“驰名商标”,很多人知道他的事迹后纷纷模仿,一个“李三”被杀死了,又有千千万万个“李三”又跳了出来。[7]

在这些“李三”中,有一个是继“燕子李三”原型李景华之后影响最大的强盗,不同于李景华是,李景华还称得上一个亦正亦邪、时有劫富济贫之举的侠盗,而这个后来者人品难以恭维,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是个正儿八经的“江洋大盗”。

此人名叫李圣武,山东禹城李家庄人,因在兄弟中排行老三而自称“燕子李三”。他小时候练过一些拳脚功夫,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后来凭借一身轻功,1936年在山东一带干起了“梁上君子”的买卖。当时李圣武为了扩大自己在黑道上的影响而把老“燕子李三”李景华的事嫁接到自己身上,还到处吹嘘自己会“飞檐走壁”。[8]

李圣武此人并不是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恶人,他年轻的时候还是颇有侠义之举,比如真正使他声名鹊起的事件,是他曾潜入当时“山东土皇帝”韩复榘所办公的省府行窃,正巧被韩复榘当场撞见。李圣武运用轻功,在重重卫兵的追捕下轻松跃墙逃脱。因行踪败露后被擒获,但李圣武乘看守疏忽,运用道家内功之“脱骨术”卸脱捆绑身体的绳索,再次逃脱。从此,“李燕子”在黑白两道及民间声名鹊起。

见识到更多花花世界的物欲横流,李圣武逐渐迷失了自我,后来发展到烧杀抢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连贫寒人家也不放过。国民党几次抓捕都被他轻易逃脱,其实在被捕入狱后,他都会以重金贿赂警方大佬,然后把他放出来,对外宣称自己神通广大,警方相关人士为了撇清关系,也乐于为其造势。[9]

后来日本人来了,李圣武依然故我,常常制造一点命案出来,日本人也是对李圣武一直没有办法,当然主要原因是李圣武买通了日伪政府中的汉奸,所以每次都能逢凶化吉。李圣武对日本人抓他的行为很气愤,于1945年潜入日本宪兵司令部行窃,结果陷入重围被缉拿归案。所幸不久以后日本投降,李圣武再次逃脱缉拿。

杀人抢劫还袭警,江洋大盗终受法律制裁

抗战结束后国共内战爆发,李圣武不仅是国民党的“眼中钉”,更是因为曾盗窃过中共地下交通站,成了共产党眼中的“肉中刺”。但是生活总是这么美妙,国民党屡次想将李圣武就地正法,却在1948924日人民解放军攻克了济南之后改变了观点,转而重金收买李圣武为其所用,让他继续干“老本行”,而且是影响越恶劣越好,希望通过这样的做法打击刚刚成立的人民政府。

对于李圣武这样的人来说,“有奶便是娘”,何况做点本职工作还有外快拿,何乐而不为呢。结果过于自信的他没有看清形势,解放军对济南实行军管后迅速成立了公安局,当时济南市公安局首任局长是凌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国家安全部部长),迅速将李圣武列为重点通缉对象实施抓捕。

即便如此,李圣武依然顶风作案,19481216日夜,抢劫了经三路纬四路庆丰金店,开枪杀死了经理吴江源之父吴本一,然后时隔一段时间后抢劫了估衣市街六十四号老凤祥金店金元宝二十四个,现金一千五百万元,后又杀害了芙蓉街芙蓉巷五号商人纪波亭,还在院东大街开枪袭击了济南政府公安干部楚殿国。

杀人抢劫还袭警,李圣武可算是把强盗这活做到极致了。李圣武的所作所为在当时影响极为恶劣,济南市局受到上级批判,并被勒令限期破案。济南警方下了很大功夫,李圣武被迫逃往江苏继续犯案。

警方不断追踪李圣武的生活轨迹,发现李圣武在江苏徐州有一姘头,是当地的一个名叫张红兰的妓女,于是顺藤摸瓜设下天罗地网只待李圣武上钩了,结果李圣武有一次来找张红兰亲热,结束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被堵在屋内,空间狭窄无法施展轻功,最后被警方擒获。[10]

李圣武逮捕归案后,1949627日,由刑侦干警桂树槐、曹金法等将其解回济南。关押在市公安局四科(后称警法科,预审处)。监狱在趵突泉东门对面的后营坊街路南。预审过程中,主审是翟绍烈(时任四科审讯股长,后任劳教所副主任),书记员是吕奇。当时济南市没有军事法庭,审判长是凌云。徐志刚任军事法庭宣传组组长。审讯中,李圣武也是想尽办法,但过去能够有惊无险,是因为当时国民政府公检法机关的腐败,而新的人民政府不吃这一套,他似乎也认命了,对在济南抢劫杀人等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供认了在徐州的种种罪行。

194994日,济南市公安局长凌云亲笔写出了处决意见,由徐志刚报送省人民政府,并取回了同意处决李圣武的批示。随后李圣武被济南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19491027日,29岁的惯犯李圣武在十二马路北卡子外北被执行枪决。[11]

记载这一历史的判决书,在200810月,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举办的庆祝建院60周年活动中展出,上面清晰地写着当时对李圣武罪行的认定:

 

“查盗匪犯李圣武,以盗匪为业12年,自16岁即在哈尔滨参加盗匪,先学武术两年,至19岁便自主开始在哈尔滨大肆抢劫,旋逃避通缉潜逃济南。”来到济南后,李圣武充任“汽车公司修理员,以隐藏身份,又开始在济南专事抢劫,作案累累,市民畏极”。[12]

 

“燕子李三”被执行枪决以后,徐志刚还将此消息写成新闻报道稿件,刊登在19491029日的《大众日报》第三版上。就这样,民国两代“燕子李三”都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不同的是一个病死狱中,一个被枪决处死,从中可以看出一种时代的变迁,一种古代侠文化在民国的体现、延续和结局。(文/刘典)



[1] 刘金龙:《飞贼燕子李三》 载于《春秋》199605

[2] 报道原文为“赃数千元之巨,初冬往游城隍庙,见附近居民以贫苦者太多,遂起怜悯之心,每人一元或二元,任意施舍,遂为侦缉队注意,跟踪逮捕”。

[3] 苗生:《“燕子李三”落网记》 载于《检察风云》199805

[4] 《燕子李三访问记》 载于《文史博览》201204

[5] 庭审详细经过来源于现存北京市档案馆的20世纪30年代北平市公安局有关抓获和审讯燕子李三的史料,以及1985年版《文史资料选编》第26辑“我所了解的燕子李三”一文,作者系李三的辩护律师蔡礼。

[6] 杨玉昆:《京城神偷燕子李三》 载于《中国档案》200803

[7] 王琰、康曦:《“燕子李三”:两个“飞贼”二合一演绎出的传奇故事》 载于《搏击》200905

[8] 卢四新、邢庆俊:《解放初期震惊济南的飞贼“燕子李三”》 载于《春秋》201006

[9] 康鹏、王琰:《真实的“燕子李三”》 载于《龙门阵》200905

[10] 抓捕李圣武的干警是现在担任济南大学教授的徐志刚先生,在济南解放初期曾担任济南市公安局侦查员,参与过侦审“燕子李三”李圣武的案件,还亲自和李圣武交过手。李圣武抓捕及审问经过来源于徐先生写的《我曾参与侦审“燕子李三”案》一文,现可查于《济南文史》2008年第3

[11] 王汝柏:《我所见到的燕子李三》 载于《春秋》200306

[12] 参见于济南法院网庆祝建院60周年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